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驴友美文 » 正文

【名家美文】大理印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17  浏览次数:4253
核心提示:作者:张润平 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构成了风花雪月的独特大理。不同于丽江浓厚的暧昧和情欲,大理天蓝水清、植
     作者:张润平
 
   “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构成了风花雪月的独特大理。不同于丽江浓厚的暧昧和情欲,大理天蓝水清、植被丰富、景色宜人、温暖如春,再加上人心朴实,因而成为很多游人梦中的天堂。大理古城至今还保存着古老的城墙,沿着城墙一步步地走,用手轻抚那些砖石,依稀还能看到它昔日的辉煌和繁荣。漫步在大理古城,走在青石板铺成的小街上,两面的店铺古色古香,小店前全是盛开的鲜花,潺潺的溪水从脚下流过,恍惚之间有穿越时光隧道的感觉。

  说来好笑,我对大理产生好感始于当年《还珠格格》热播,记得剧中人物一直在讲,我想去那有花有水的大理……当时就有了一见的冲动,但是囿于生活的羁绊,一蹉跎就是整整10年。这种迟到的感觉萦绕在心头,让我对大理分外地充满期待。



 

  宁静的大建旁

  从丽江仓皇出逃后,我非常顺利地搭上去下关的长途车。4个小时后,当我站在大建旁洱海的岸边,看到的是夕照下的波光粼粼,渔船轻挽,海风习习,苍山雪在海天一色的尽头若隐若现。没有大海的腥味,没有喧嚣的人群,没有电脑、没有电视,一切都是那样简单纯净,安详美好。夜晚,大家习惯坐在岸边的躺椅上,伴着洱海轻轻的涛声,静静地欣赏那弯洱海的月亮,直到沉醉,依然不想回家。清晨的洱海分外迷人,在朝阳的映衬下,涌动的海水忽而湛蓝,忽而湖绿,在颜色的转换中,不变的只有水的清澈。如果你在洱海上荡舟,一定会有种创作的冲动。“我想变成洱海里的一株水草,在水底曼妙地飘摇”就是成都一位小伙篡改徐志摩诗歌后的大作。

  大建旁村位于双廊镇,是观赏苍山雪洱海月的绝佳之地。当地流行这样的说法,大理风光在苍耳,苍耳风光看双廊。事实上,双廊最美妙的地方就在大建旁村。作为白族的聚居地,这里民风淳朴,热情好客,物价低廉,风景如画,如果有钱有闲的话完全适合小住一段时间。与大建旁相距不远的玉几岛目前已经开发得比较成熟,那里有很多名人盖起的豪华酒店和别墅,比较有名的就是云南著名画家赵青为杨丽萍设计的月亮宫,歌手三宝的别墅看上去也很舒适。虽然商业气息非常浓厚,但好在景色还算宜人。而我们居住的小村落,也正在加入到开发的队伍中来。在洱海沿岸,不时能看到正在建设中的房屋,那都是未来的旅店。如果他们都投入运营,那么洱海的这块净地也就不再清净了。


  悠远的沙溪古镇

  与湛蓝清澈的洱海相比,沙溪古镇就是另外一种历史的遗存。沙溪位于剑川西南部,地处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并流的自然保护区域东南部,远近闻名的石宝山就在这里。它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千年古镇,上可追溯到两千四百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而沙溪后来响亮的名声更多是缘于“茶马古道”上重要的贸易集散地和南诏大理国的佛教文化活动中心。古镇沙溪,现在已完全看不到昔日的繁荣和辉煌,落入我们眼帘的只有无声的石桥、古道、古街,以及后街那些平凡的民居、普通的百姓。镇外的黑惠江水缓缓流过,默默地记录着沙溪的古往今来。

  走进沙溪,远远就能看到那座保存完好的壮观牌楼,在千年古树的环抱下,淡定地看着人世间的俯仰沉浮。各种各样的鸟儿会在清晨早早醒来,在大树上鸣叫着,飞舞着,透露着自然的生机。沙溪至今保存着一座用土坯做成的古寨门,虽然寒酸土气,但其历史已越千年,世人通过它依稀可以看到古道集市的城门样子——仅容两匹马同时通过的土坯墙门。经过寨门,一条狭长的古巷道悠然而来,两边残旧的古铺悄然耸立,暗暗显示着往昔浓浓的商业气息。幸运的是,这些巷道、集市历经千年风雨,依然得以比较完整地保存。但心酸的是,不少破旧的民房依然是当地百姓的居所。那天早上,我从后街经过,远远听到路边的旧屋里传出孩子的说话哭闹声,拐进院子里,就看到母女两个正逆着清晨阳光的光影一个在忙碌着生活,一个在委屈着找妈妈,那场景深深地烙进我的记忆,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沙溪于2002年正式入选101个世界濒危建筑保护名录。

  画中的喜洲

  喜洲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字,美。在这里拍照,不需要高档的相机,不需要专业的技术,就拿一个卡片机随便拍拍,都是美丽的风光。在喜洲游览,有时会弄不清到底是人在画中游,还是画中人在走。总之,山水树木、小桥流水,处处可人,处处合适,即使是再不好的心境,到这里也会豁然开朗。

  位于大理古城以北18公里处的喜洲,是电影《五朵金花》的拍摄地。它东临洱海,西枕苍山,素有“白族第一镇”的美誉。这不仅因为它是我国白族的主要聚居区,而且也缘于它拥有保存最多、最好的白族民居建筑群。这些建筑的颜色以白色、青色为主,在瓦蓝的天空映衬下,看上去干净、亮堂。其布局则多属于典型的“三房一照壁”及“四合五天井”的白族庭院格局。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我沿途看到的不少普通民居也像以前的豪宅一样雕梁画栋、斗拱重叠、翘角飞檐,门楼、照壁、山墙的彩画装饰艺术绚丽多彩,充分体现了白族人民的聪明才智。

  我在喜洲参观的典型建筑是严家大院。严家大院由清末滇西著名商号“永昌祥”严氏老板所建。这座位于镇子中央的建筑属“一进四院”格局。前面两院为“三房一照壁”格局,后两院中,前院为“四合五天井”,后院为小四合院。大院共有110间房,全砖木结构,雕梁画栋,十分气派。尤其是其影壁的设计,采用了各种民间元素,精巧别致,令人眼界大开。当地导游介绍,白族人不管自己的建筑大小,都要采用四合的风格,取家和万事兴的意思。这一点倒是与汉族人的习惯不谋而合,看来,中华民族在深层次上的某些元素确实是相通的。

  昂贵的“三塔”门票

  崇圣寺三塔大名鼎鼎。看到三塔,就意味着到了大理古城,因为它们之间的距离只有1.5公里。但是,当我兴致勃勃地造访三塔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景点的门票居然要121块,并且没有任何打折。面对昂贵的门票,我不情愿地选择了外观。

  好在进入三塔景点要经过一座长长的走廊,而走廊靠近景区的一侧全是落地玻璃。站在玻璃的这边,看到的正是崇圣寺的主要景观,著名的三塔。我就这样可怜巴巴地站在玻璃面前观赏着,心里正犹豫着几千里地赶来需不需要心疼门票钱。这时,同行的游客安慰我说,里面没什么的,1999年他曾经进去过,看到的也是这些景观,就是能多亲水,能在映有三塔倒影的背景下拍照。不过因为距离太近,反而没有拍上三塔的全景。

  听到这样的解释后,我的心情马上由阴转晴,释然地了解起三塔的历史和典故来。崇圣寺三塔,由一大二小三塔组成。大塔叫千寻塔。千寻塔与南北两个小塔的距离都是70米,呈三足鼎立之势。千寻塔高度是69.13米,为方形密檐式空心砖塔,一共有16级,属典型的唐代建筑风格。塔身内垂直贯通上下,设有木质楼梯,可以登上塔顶,从小瞭望孔中据说可以清楚地看到大理古城的全貌。

  崇圣寺三塔虽然屡经战乱、天灾的破坏,但仍旧巍峨耸立,屹立不倒,古人对于建筑的高度负责精神令我们钦佩无比。同时,三塔塔身的颜色也不是固定的,会随着光线的变化,分别呈现出普通的砖灰色、土色、金黄色,这种转换往往就在一转眼之间。如果说,今人是为塔身刷上了特殊的涂料导致了颜色的变换,那么,古人究竟是怎么处理颜色问题的呢?智慧的中华民族啊,到底为现代人留下了多少无法解开的谜团?

  如今想来,其实还是有点遗憾,因为就站在三塔的门口,却没有跨进去一睹它的庐山真面目。对于我来说,三塔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仍然是个谜,仍然是将来需要去还愿的负担,这全是昂贵的门票惹的祸!不过话说回来,如果那个时间是30年以后,就可以免票了!

  没了蝴蝶的蝴蝶泉

  不管是因为《五朵金花》,还是蝴蝶泉牌香烟,蝴蝶泉在上世纪60、70后生人里都有很高的知名度。

  距离喜洲北面10多公里,就是蝴蝶泉的所在。一下车,人们就会被一座古色古香的石牌坊所吸引,牌坊上大书“蝴蝶泉”三个大字,隽永飘逸,是郭沫若当年游览大理时留下的墨宝。走进景区,我们就在浓浓的树阴里一路缓行,大概走过一二百米的距离后,首先听到了热闹的喧哗声。循着人声找去,就看到了那潭清澈的泉水。和北方人的想象完全不同,蝴蝶泉不是从山上流下的溪流,而是一潭蓝碧色的池水。那水被圈在两三丈见方的泉池中,四周用透亮的大理石砌成围栏。苍翠的千年古树以一种独特的身姿卧在水里,金黄色的鱼儿在水中嬉戏,不时就游在了水面,引得游人纷纷与之合影。泉水就从沙石中徐徐渗出,汩汩冒出水面,泛起片片水花。这么美的泉水,我们却觉得缺了点什么,让那份浪漫显得有点温婉。是的,蝴蝶!没有了蝴蝶的蝴蝶泉还能叫做蝴蝶泉吗?

  从当地人口中得知,不知是因为天气的变化,还是生态受到了影响,蝴蝶泉事实上已经多年不见蝴蝶了!景区工作人员则说,在每年的4月,还是可以看到蝴蝶的,但2月份铁定是见不到蝴蝶的身影。

  难为蝴蝶泉景区,他们为了满足游客的愿望,也为了弥补蝴蝶泉里没蝴蝶这一缺憾,专门在景区的显著位置免费设置了一个蝴蝶馆,展览蝴蝶品种上百个,饲养蝴蝶数量不计其数。看完泉水的游客,会兴致勃勃地到这里和蝴蝶游玩。蝴蝶泉,事实上已变成蝴蝶、泉两个独立景观。

分享到:
 
 
[ 旅游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旅游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格菊 | 大理热线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