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驴友美文 » 正文

面对大理的低语(组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18  浏览次数:3610
核心提示:海子 我要说说我见过的海子,不是简单的一条河 苍山在上,在雪与雾中注目人间天堂 洱海在下,在天与地中倾听世道人心 我非贤者


海子
 
我要说说我见过的海子,不是简单的一条河
苍山在上,在雪与雾中注目人间天堂
洱海在下,在天与地中倾听世道人心
我非贤者和智者,只是过往的人中
渐渐老去的凡人
 
泥土有低下去的时候
正如我总有弯腰和腿软的时候
一抬眼从车窗望出去,道路开始平阔
我前世与今生之间,上苍为我虚构了一条直线
谁能说出一个外乡人毛发般细细的孤独
 
说孤独是可笑的,无用的,大地无言
像我们在烈日下的撒欢与抒情
在大理,坝子是坝子,水是水
海子是懂水性的,野生的
就像你生来就光亮和妖娆
在大理,看见海子你要柔软起来
哪怕你行囊中装满了硬硬的石头
和光亮的天堂
 



 
风花雪月
 
一个外乡人不要把风花雪月挂在嘴边
像一个得宠的人,娇颜媚态,乐不思蜀
是风花雪月就要打开她的华丽皮囊
看看毛孔的疏密,血脉的走向,灵肉的皈依
一个人走近另一个人一定障碍重重
山峦看不见溪水的流淌,森林看不见风声的走动
你看不见我的蠢蠢欲动
我注定是一个外乡人,心在路上,风尘仆仆
其实我在我的出生地,一个叫思茅的地方
早听到风花雪月的窃窃私语,绵密不绝
而我只有站在下关的风里
才能听到花开的声音
雪飘的曼妙和那些
月上树梢洒落的孤寂

 
洱海边的石头
 
石头靠着石头
石头挤着石头
这世间的景象
只有洱海才能看见和拥有
而洱海却波澜不惊,缄默无言
看见的未必拥有
拥有的未必看见
石头是硬的,水是软的
这废话般的箴言
在一个清朗的早晨
我坐在水边的石头上
被洱海轻轻说出
 


失语者
 
我终于到了大理,这人间天堂
这古代留下来的城邦,一个国家的遗址和密码
能留下来的都能成为秉性,血液里的金属
能留下来的都能成为印章,失语者的无奈
我摸摸这个石头,揉揉那片水波
面对一个下午的昏昏沉睡,醒来
面对一个下午的漫漫长空,醒来
一位电影导演对我说——
你只要从空气中抓出一个词
你就能养活自己
而我,面对一片陌生的水域
我依然是一个婴孩般的失语者
 

酒店外的一排排树
 
我又看到窗外的一排排树,笔直地站在窗外
我知道,它们不是被人驯化的橡胶树
树是有高度的,它让我们仰望
树是有尊严的,它让我们不敢虚妄
 
我常常站在洱海之畔的这个酒店窗前
看看那一排排树,内心升起炊烟
它们和我家乡的树一模一样,有水汁,懂冷暖
风从树林里吹来
把我的衣服吹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倾听洱海
 
远方的海
展览在眼睛的天空上
 
只有洱海
镶嵌在耳朵的天堂里
 
只要你愿意
你随时可以循着天籁之音
把洱海带走
 

迟到者
 
我注定要成为一个盛宴的迟到者,而不是缺席
华灯初上的时候,我辗转在一个陌生的城市
作为迟到者,我面对所有的风月、浮云和地上的主持者
心存敬意与愧疚
词不达意的诗篇和赞歌,在这里省去
如同省去多余的赘肉与脂肪
省去多余的泪水和叹息
省去是干净的、利落的
没有拖泥带水、喋喋不休

作为迟到者
我在行旅中备好空白的书卷和笔墨
作为人生之树的修剪和折叠
既然如此,我就得卑微如无用的草芥
饱满如人类果腹的稼禾
高矮与尊卑都是有用的
像大地的脉络
呈现高天与星宿之间的和谐
 


梨园村
 
梨园村是有福的,被一片海子深藏
在一片清凉里,如此深藏是柔软的,不动声色
 
如果你仅仅从水域上经过,水上的风不会告诉你
水域一隅,马匹为你引路,沐浴清风,你心怀荡漾
 
只要内心存着微澜,存着暗香
你便能感动一只蚂蚁与一棵小草
时间之水为你点撒波光
 
梨园村的每一棵梨树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梨子也在枝枝叶叶的天空里,找到自己的命运与甜蜜
 
老屋再老也有人居住,天伦融融
百岁老人也能坐到当年的门槛,安详如斯
 
到过梨园村的人都感叹不已
最小的村庄也能藏住天堂

作者:泉溪
 
 

分享到:
 
 
[ 旅游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旅游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格菊 | 大理热线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