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驴友美文 » 正文

沙溪的静美时光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2-31  来源:大理日报  浏览次数:1218
核心提示:从甸南下高速,不久,车子就上了盘山公路,清一色的云南松,清风拂面,松涛阵阵。去往沙溪的这条线属于省道,行道树或喜树,或桉树,或杨树,一株挨着一株。
  李惠赟
    从甸南下高速,不久,车子就上了盘山公路,清一色的云南松,清风拂面,松涛阵阵。去往沙溪的这条线属于省道,行道树或喜树,或桉树,或杨树,一株挨着一株。入冬,已被养护段工作人员拾掇整洁、精神,地面以上一米,全刷上石灰,行走在这样的路上,让我仿佛回到八十年代的感觉。石宝山岔路口刚过,沙溪坝子就在眼前,过了秋收,沙溪,除了静美就是一坝的阳光。
    先后好几次到沙溪,依然还是向往,还是牵挂。她的安静,悠缓,怀旧,无论你哪一季,哪一天抵达,都能感悟,都能找到。或许是为了那些我存放这里的日子与心情,或许是为了心底那份天天存在,又觉得时有时无,只要触动就会疼的想念及牵挂,我,又一次来到沙溪。
    踏上寺登街,脚下是红砂石板铺就的街道,街道两旁商铺林立,虽经过修缮,但原貌还是保存得比较完好,一切都是让你在别处感受不到又期待已久的宁静与古老。
    四方街是沙溪的灵魂与核心,古道、古戏台,古商铺,老马店、百年古树,开阔的红砂石板街面,古老的小巷铺向四方,曲径通幽,故事,就在小巷深处。
    古戏台对面是兴教寺,兴教寺建于明永乐十三年,已有近600年的历史,其建筑的梁柱衔接手法精巧复杂,做工大气,既保留了宋、元时期的古建筑大殿式样遗风,又深受白族建筑风格和藏密寺院建筑风范的影响,属国内罕见,古老的历史,孕育着古老的文明,其高超的明代建筑艺术令人叹为观止。
    蜗庐居、58号小院、桃园客栈、叶子的家,这些各有特色的小店,如花般绽放在古镇的角角落落。平舍院客栈,在南寨门附近。典型的白族民居,土木结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清净雅致。一间正房,两间耳房,大门旁的一间小屋,说是总台,倒不如说是书吧了,古旧的书架、椅子、茶几、沙发,沙发上是麻质扎染做的布垫,中间还有一台老式手磨。这,让我想起老家。
    老家也有这样的一台古老的手磨,进入腊月,做咸菜,杀年猪,都要用手磨做豆腐。我们小的时候,生活困难,家里做一次豆腐是一件隆重而奢侈的事。那时候我常常站在小凳子上帮母亲推磨。后来,我逐渐长大,做豆腐不再是件奢侈的事,电动的磨也不再稀奇,母亲还是坚持用手磨做豆腐,说是这样做出来的豆腐香糯爽口。直到我师范毕业参加工作,每逢周末或节假日母亲做豆腐的时候我还是回老家帮忙母亲。这时候做豆腐成了一家人聚会的日子,父亲帮忙抱柴烧火,姐姐准备滤豆浆用的摇架,点豆腐用的石膏,孩子们则等着喝豆浆,吃甜豆花。我,还是帮母亲推磨,母亲一只手扶着磨把手,另一只手熟练的往磨心里添加浸泡过的黄豆瓣,一家人其乐融融,时光在小磨里流转、磨炼、升温,那样的场景一直温暖着我。
    我们选了院心里侧门进去靠北边,属于耳房阁楼上的一间小屋。侧门是一道圆形小拱门,抬腿就跨过天圆地方。耳房也有一个两三平米的小院心,绿植葱郁,从右侧的转角木质楼梯上楼,二楼门外的平台摆着一个老式储物柜,柜子上摆了一个陶罐,陶罐里腊梅盛开。
    阁楼上就有一间客房,进门一个高脚高背的老式木椅子上也是陶罐与腊梅,三盏别致的小灯,外面是梅、兰、竹的字样与图案的灯罩,顺着人字梁挂在屋顶。左边是卫生间,右边是卧室。屋顶仍然是人字梁木质屋顶,木质老式手工雕花门窗,麻质门帘。卧室有两个地台,进门左边的地台稍矮一点,放上床垫刚好就是床了,前方的地台稍高,地台上放了一方小桌,桌面是玻璃,玻璃下面是剑川木雕格子桌面,桌子对角铺就一小块麻质桌布,一套古色古香的茶具摆在桌布上,桌子旁铺了扎染的垫子,盘腿而坐,小桌的高度刚好,或泡茶,或看书。
    一觉醒来,不用抬头,就能看到窗外的景致。太阳刚好在山头,准备落下。光线已经没有了,红红的,圆圆的,挂在山边,窗外的一株桃树,已经在打着花苞,在夕阳的衬托下,刚好形成一个剪影,犹如窗花般挂在窗外。这样美好的景致,我怎能浪费。翻身起床,烧一壶清泉,泡一壶茶,捧一本书,依在窗边,读几行翟永明的诗,慢慢看着太阳落下,慢慢品茶,慢慢和友人谈天说地。
    也许是老家也是这种房子的缘故,或许是我怀旧,我特别喜欢这种老式的土木结构的屋子。天井,照壁,雕花窗,人字梁,中国结,福字灯盏,这些中国传统建筑的元素,是一个民族几千年里凝练下来的一种审美,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敦厚淳朴,能让心平静,锁得住乡愁。特别是在沙溪这种安静,妥帖的小镇上,选一间老屋住下,或品一壶香茗,或写上一两段小文,或看书,或者干脆就睡睡懒觉发发呆,让自己彻底放松一回。庭院深深,看堂前花开花谢,斗转星移,望檐上云卷云舒,体验一回生活在别处的慵懒生活。
    田园,是一个说出来就让人觉得很安静的词。赶着夕阳的最后一点余光,出东寨门,来到黑惠江边。时至大雪,一江芦花雪白,伫立玉津桥头,极目远眺,无边的田园接天而来,铺地而去,群山、乡野、村庄,掩映在暮色中。田里刚露脑壳的蚕豆与已经渐绿的小麦,让大地厚重,给人希望。
    天渐渐黑了,在客栈的书架上找到我最喜欢的书,随意翻着,一边和友人聊着生活,爱情,旅行,还有那些过去与将来的一切,一边喝着咖啡,突然发现大家有许多共同的语言。待到星漫长空时,出门,在古戏台对面的老槐树的长凳坐下,要一瓶红酒,听着古槐与清风的呢喃,听着它们说着那嗒嗒的马蹄声,说着那马帮汉子故事,还有那家中妻子为出发的丈夫嘱托的言语。闭上眼,也许你恍惚间能听到戏台上传来阵阵圆润如珠的唱腔……
    清晨,自然醒来,偶有小鸟的叫声。小巷沐着阳光,掌柜们都在门口喝茶,看书,晒太阳。腊梅花淡淡的香味飘来,沙溪,依然是安静的。这幅古老、幽静,美得让人心醉的图画,静静的铺展在这片幽远而神奇的土地上,让每一位慕名而来的客人,细细品味那些被久远的阳光轻抚过的痕迹。它,仿佛是茶马古道上的一坛老酒,愈久愈香。
分享到:
 
关键词: 沙溪 静美时光
 
[ 旅游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旅游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格菊 | 大理热线 | 版权隐私 | 使用协议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